烧焦的果冻

藏不住的爱我想你明白

『补图·暑假玩到尽』

阿王帮华仔挡开了关姐姐

注意看他们头上的名字,图片太早了过于粗略,包含一下 ​

『补图·暑假玩到尽』

一些底货

可能有以前发过的 ​

『补图·92年台庆』

翻了些底货

有一些可能是发过的 ​

Mac队服

有没有人觉得Mac队服大腿上那两条白色很se气啊🤔

【七狮】回家

“呼.....哈....你这老头.....下手真重......”

少年躺在坑里,挣扎着起身,瞪着刚刚把他踹出去的雷欧,而雷欧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仿佛面前的景象不是自己造成的。

太像了。

即使少年一半身子藏在修行甲下,但头标,指示灯,软甲,无一不说明着眼前的孩子和那个人的关系。

除了眼神。

少年的眼神充满的不满,不服气,甚至有一点点.....委屈?

这是从不会在那个人眼里出现的。

.

反而,这更像曾经的自己。

雷欧莫名的想起了在地球上时,那个人举着拐杖打他,实在气急了还会给自己一耳光,自己也总是不服气地瞪回去,理所当然的又换来一顿打。

但是看着眼前的少年,雷欧突然有一种自己下手太重的自责感,毕竟还是个孩子。

雷欧走过去抬起手,少年以为雷欧又要动手,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又觉得这样的反应太没骨气,便立马回身,少年的反应被雷欧看在眼里,笑意刚浮上来就被压了下去。

.

“咔”

身上的束缚感消失了,少年疑惑地看着雷欧收起修行甲,照往常来说,雷欧不会给他太多喘气时间,进攻一波接着一波,直到天色暗下,才会让他摆脱这一身束缚好好休息。

但今天,雷欧不但没有再给他一顿打,还提前收走了修行甲。上一个问题还没想明白,雷欧拍在他身上的手更是差点让他蹦出百来米,幸好雷欧眼疾手快揪住了少年的背鳍,才没让这只兔子跳了出去。

.

少年纠结地看着雷欧帮他上药揉手臂,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受了更大的处罚。暴风雨前的宁静?

雷欧看着少年愣愣的样子,差点又笑了出来,从不在那个人脸上看到过的表情,在这看到似乎也挺不错?

“老头子?雷欧!?大狮子!!?”赛罗看着雷欧越来越扭曲的表情,心里不免发毛,喊了他两声对方却没反应,可谁知最后这句喊出来,雷欧保持着帮他揉手的动作僵在了原地。

.

“肯理我了?大狮子。”自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扑在男人怀里,要把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哭完一般。男人也不嫌弃,揉揉自己的头,后颈,另一只手安抚性的顺着他的背。

.

“赛罗。”这俩父子,真是一个德行。

“啊?”

少年对上了雷欧的眼睛。

“我给你讲故事吧。”

“啥?!”赛罗觉得雷欧吃错药了。

雷欧故意没去理会赛罗的惊讶,自顾自的讲了起来。到底还是小孩,赛罗别别扭扭地装作不关心,又忍不住竖着耳朵听,要知道,自从他来到这,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挨打。

.

“怎么又是赛文?”

赛罗越听越不对劲,为什么雷欧的故事就是离不了赛文这两个字?这两个字一直像跟鱼刺扎在赛罗喉间,咽不下去,又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刺的存在。

“你已经失去了作为奥特曼战士的资格。”那天的场景又浮现在赛罗眼前。

.

看着赛罗表情的变化,雷欧叹了口气,

“我不想让你恨他。”

“是他剥夺了我战士的资格!”

“是你有错在先。”

“......”

二人难道的和谐就这么结束了。雷欧拍了拍赛罗的肩膀,站起身飞离了这颗星球。而赛罗,靠坐在岩石之下,呆呆地望着地面。

.

雷欧本想回自己和弟弟临时居住的星球,但是想到赛罗充满愤怒的脸,决定在周围散散心。

背后传来一道破空的声音,雷欧战士的本能使他躲了过去。但对方却是不依不饶,多狠的招式都往雷欧身上招呼。

雷欧看清来人,甩了甩手,同样拿出全力来应对。雷欧是公认的体术之王,格斗能力令人瞠目结舌。但眼前这个人比他有着更多的战斗经验不说,他还对雷欧十分熟悉,没打上几回合,那人便基本看透了雷欧的招式,来了个借力打力,把雷欧砸在了附近的一个小行星上。

.

雷欧躺在坑里,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人,突然觉得真是风水轮流转。

那人见雷欧一直在坑里不动,心下疑惑,这么点攻击,不至于让他起不来。于是走上前去查看,不料在离雷欧几步时,雷欧猛然翻起身来把他也砸进了坑里。

雷欧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甚至还有点孩子气,和之前严厉的教官简直判若两人。

.

“竟然还学会骗人了。”

“报告队长,我没有。”

雷欧看着赛文的表情,虽然看上去还是同往常一样严肃而温柔,但一想到之前赛罗的表情,两张极其相像的脸逐渐重合起来,

.

“噗!”

雷欧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赛文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家徒弟,该不会打傻了吧。不应该,要傻早傻了。

.

“咳。”

雷欧马上收住了笑,但是眼中的闪亮还是出卖了他。

赛文心里叹口气,“你刚才对赛罗的训练我看见了。”

雷欧终于完全收住了笑意,

“为什么要手软?”

“!?”

“今天我打你疼吗”

哪天不疼?雷欧心里吐槽,当然他不敢说出口。

“还回去。”

“队长......”

“你现在手软,未来的敌人可不会。”

“是。”

看着赛文远去的身影,雷欧把赛罗从头到尾同情了一遍,孩子啊,为师尽力了。

.

后来的训练,又回到了最开始那样,从日出打到日落,但唯一不同的是,训练结束后雷欧都会给赛罗讲赛文的故事。

一开始赛罗还很抵触,但终是耐不住雷欧平静的目光。

对,平静的目光。因为他每次被揍的最惨的时候,雷欧都会用这种目光看着他。

.

久而久之,赛罗心中的抵触少了很多,对雷欧口中那个稳重头脑冷静的人吸引了。

当然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对他的事迹感到敬佩。赛罗这样想着。

.

时间一长,赛罗自然也发现了雷欧每次说起赛文时的变化。每当这时,一向严厉的雷欧总会柔和下来,眼睛中也不是平时冷冷的目光,赛文的故事从他嘴中说出来的同时,雷欧脸上总会带着些活泼。

赛罗忍不住问了雷欧,雷欧愣了愣,抿着嘴,想了一会,下定决心般对上了赛罗的眼睛,

.

“我和他,是恋人。”

赛罗当场石化,比雷欧和阿斯特拉给他一套双人混打的感觉还难以言喻。

不是对同性爱人有什么看法,光之国早没了这些迂腐的思想。只是.....赛文和雷欧,这两个名字实在是给人太大的震惊,但若是再仔细去想想,却又是那么理所当然。

雷欧有些担心的看着赛罗,心中总是有点不安,赛罗从小认为自己是孤儿,一直想要个家,虽然现在他与赛文没有相认,但是肯定会有真相大白那一天,他不知道赛罗是否能接受这样的家。

.

“你能接受吗?”本能的问出心中的担忧,

“能啊。”从震惊中缓过神的赛罗回答,雷欧黯淡下去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不是,你们是恋人跟我接不接受有关系吗?”雷欧果断的给了赛罗一个爆头,扔下句晚安头也不回的走了。

赛罗:???

.

“尼桑不用担心,赛罗不是说他能接受吗?”阿斯特拉安抚的拍了拍雷欧的背,

“那是他不知道赛文是他父亲,他认为这和他没关系。”钻牛角尖的雷欧十辆吉普车都撞不回来。

.

赛罗一天天在成长,这个孩子十分聪明,能很快的学会雷欧的招式并找到破解的方法,大概是遗传了赛文。

但这并不阻碍雷欧每次都揍得他起不来,毕竟赛罗不是赛文。

.

当赛文求救的头标插在两人面前时,雷欧恨不得马上飞到赛文身边。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看着赛罗飞出去而散落的修行甲,雷欧心中充满的自豪,却也有点酸涩,赛罗知道了真相,等这件事解决之后不知道他......

只有一遇到赛文有关的事,一向乐观直爽的大狮子总会变得多愁善感,患得患失。

.

因为失去过。

.

甩开心中的烦闷,和阿斯特拉追到怪兽墓场时赛罗正在大开杀戒。扭头看见赛文倒在岩石上,熄灭的额间指示灯和眼灯刺入了雷欧的眼睛,虽然心里清楚赛文只是耗光了能力,这一次他受的伤甚至不如Mac团灭时,但失去的伤痛是雷欧一辈子忘不了的。

他低吼了一声,冲入扎堆的怪兽之中。

.

贝利亚终于被杀了,光之国又回复了往日的光景。

赛罗有些失落的站在大路中央。

“赛罗。”

“!?”赛罗浑身一震,缓缓转过身去,

赛文站在他面前,面容还是那么严肃,但是也不难让人看出其中的喜悦,和自豪。

赛罗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却又害怕只是假象。赛文看着赛罗小心翼翼的动作,想起曾经某个傻乎乎的狮子也是这样。

.

师徒俩真是一个样。

.

赛文一把将赛罗拉入怀中,赛罗也回抱住了赛文。

好温暖

赛罗本以为赛文会带他回家,结果是到了警备队。虽然赛罗从小不在身边,但身经百战的赛文怎么会不知道赛罗在想什么。

“后续事务太多,抱歉。”

“唔,没事,我知道。”

看着周围陌生而又熟悉的摆设,和上次被押进来时没太大变动。

不过,现在完全不一样啊。

.

赛文推开佐菲办公室的门,齐刷刷的视线射到了赛罗身上。

“前辈好?”

“好好好,总算把你给带回来了。”泰罗首先上去一把哥俩好的搂住侄子,把他按在唯一空着的沙发上,其他几位叔伯也向他打了招呼,但还是掩不住尴尬的气息在小小的办公室中蔓延开。

他们从来没有和对方这么相处过。

.

好在工作不给他们太多时间,一转眼大家都各种忙各自的。赛罗开始还有些拘谨的坐着,后来见没人理他,心一横,抱着反正都是自家人的心态,把文件堆在角落,自己在沙发上躺了下去。

赛罗原以为自己会独自在这干瞪眼一个下午,听到门开的声音,懒懒抬眼看去,闯入视线的是熟悉的银色披风。

.

赛罗突然觉得自己有救了,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耐着性子等雷欧报告完,拽住了准备走的雷欧的披风,

“雷.....师父,你还有工作吗?”

“没了。”这小子竟然叫师父,雷欧望了望窗外,等离子火花塔没异常啊。

赛罗就这么顺着披风把自己拽到雷欧旁边,一把勾住雷欧脖子就想往外跑,

“我也帮不上你们的忙,反正待着也无聊,能不能让师父带我出去看看。”

师徒两人默契的看向了七爷。

.

“.....去吧。”

得到特赦的兔子拽着狮子一溜烟就冲了出去。

.

“......好像我才是大哥吧。”佐菲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个自动忽略自己的背影,杰克拍拍大哥的肩以示安慰。

.

“赛罗,还是和雷欧亲啊。”赛文叹了叹气,“毕竟他和雷欧待在一起更久。”

“也挺好,说不定你俩的事赛罗更容易接受了呢。”佐菲郁闷,

“其实,赛罗已经知道了。雷欧尼桑说的。”阿斯特拉看着集体愣住的几兄弟,又补道,

“很早之前,赛罗和赛文尼桑没有相认的时候。”

“......”这已经不是能不能接受的问题了吧!?

.

雷欧有些复杂的看着身旁的赛罗,他本想躲赛罗几天,让父子俩好好聚聚,没想到赛文却直接把儿子带进了警备队。

赛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之前一直沉浸在认回父亲和战胜贝利亚的喜悦中,完全将这茬抛之脑后,等到雷欧出现时,才突然想起那天两个人的对话。

.

“我和他是恋人。”

“你能接受吗?”

.

“你们是恋人跟我接不接受有关系吗?”

.

赛罗突然明白了那天雷欧试探性的问题,索性把雷欧一同拉了出来。

虽然本意真的只是自己在里面待不下去。

.

“雷欧老头。”雷欧白了赛罗一眼,刚刚果然是装的。

“我母亲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果不其然,雷欧瞬间僵住了身子,心中有点苦涩,孩子想找母亲,没什么不对。

“她...应该很温柔吧。”雷欧难得的在后辈面前露出曾经的毛躁样,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我没见过。”

.

“泰罗尼桑说,你父亲母亲虽然很相爱,但是两个人,太像了。”

“都是理智过了头的人。当时的宇宙还没这么太平,你母亲是蓝族,是科技队的成员。”

“他们经常分别一头扎进自己的工作,剩下的见面的机会寥寥无几。”

“两个人都认为这是对自己和对方的折磨,所以分开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有了你。”

“后来,科技队在一次外出任务中遭到了袭击,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们去了科技队的基地,见到了你。”

“我从来没见过赛文有过那样的表情。”

“他把你带了回来,本想将你留在身边,但是,你体内的能力太不稳定,大概是受到了科技实验的影响。”

“因为从来没有红蓝族的特征,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你父亲把你带回来了十多日,在大队长和佐菲大哥的多次劝说下,送到了......孤儿院。”

.

赛罗静静的听着,回过神的时候两个人正坐在警备队的天台上,望着楼下红蓝交替的影子,良久不出声。

雷欧有些担心的看了看赛罗,他也是从小失去了父母和家园。但是赛罗,是从来没拥有过。

.

他记得曾经警备队探望孤儿院时,那个小小的蜷缩在角落的身影,他想过去,却被抓着走向另一边。雷欧有些生气,甩开那只手,刚想发问,却对上了赛文的双眼。

看着那双眼睛,雷欧的气焉了下去。赛文不是不心疼,只是他怕,多看一眼,会心疼得不顾一切带走赛罗。

雷欧知道,赛罗想要个家,一个完整的家,仅此而已。

.

“听泰罗前辈说的?你难道不知道吗?”赛罗,终于开了口,却把雷欧问的一愣,

“我?我怎么会知道,我到光之国的时间大约和你年纪差不多。”不应该啊,赛罗应该追问他母亲才对,“奥特兄弟的资料在教科书上都有基本的介绍记载,你不会没听课吧。”

“......”被抓住尾巴的兔子。

.

“所以说,我老爹和母亲分开的时候,你还不在光之国。”

“.......”雷欧终于听懂了赛罗的意思,感情这小子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有些气结。别说他不在光之国了,说不定当时他还在和阿斯特拉打滚玩泥巴。

.

咳,雷欧又不得不审视了一下自己和赛文的年龄差距。

不过,想起这小子的纠结的样子,雷欧又是一阵气闷,差点拎着兔崽子再去一趟k76,他雷欧即使再喜欢赛文,若当时赛文有恋人,他绝对不会去破坏的。

.

其实赛罗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心思,只是少年人嘛,总是会有好奇心,而且他也想看看,一向对着自己喜怒不形于色的雷欧,会有什么反应。

......

很明显,玩过头了

.

回想起在k76上,雷欧每次说到赛文时的样子,赛罗又再次确认了,这个虽然年纪不大却总是一副深沉老头样的被其他小奥称作魔鬼教官的雷欧,遇到自家老爹的事完全沉不住气。

.

“其实,我就是好奇而已......”

“虽然我,说过想要父亲母亲,但是现在,突然有了这么多关心我的人,也够了。真的。”赛罗试着安慰着雷欧,他从小没有家人,对情感的表达比雷欧还木讷,

哦,那就是我自己太小心眼了是吧。明显雷欧不领情。

.

“师父。”少年亮亮的眼睛看了过来,

“....啊?”

“带我回家吧。”少年收起了嬉皮笑脸,

“哎!??”

“老爹还剩那么多工作,肯定要等好久。所以,我们回家等他吧。”

雷欧艰难的消化了赛罗这句话,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

“你真的,不介意吗?”

“我介意你们会分开吗?”

“......”

“你们,挺好的。”

.

雷欧终于笑了,这是赛罗第一次见雷欧笑,

“好,我带你回家。”

.

当然,没过多久,赛罗就被赛文雷欧两奥闪得满宇宙跑,打死不回家。

.

后来,赛罗难得回家时,在自己老爹和师父的房间里,找到一个存储水晶,兔子的好奇心是无穷的,小少爷毫不避讳打开了这块水晶,投射出来的都是一些他从未见过的风景,

这就是地球吧。

赛罗还看到了自家老爹年轻时和队友的合照,以及后来作为Mac队长的合照,其中还有自己的师父。

这是......?

赛罗停下了滑动照片的手,呆呆的看着,

那是小时候的自己,应该是自己当初被短暂带回家时候的,

照片中的他横在床中央,身上盖着银色披风的一角,而他旁边,雷欧躺在床边,一只手虚跨过自己。另一只手,因被自己攥着一根手指而微微张开着。

.

照片是谁拍的,不言而喻。

『彩页·自购自扫』
——郭富城要求华仔上电台,而时间只得九分钟,刘德华仍能依时邀约,但就令平日斯文大方的华仔,要暂时随便一点,虽然大家也在工作上有竞争,但双方仍存在这份友情,实在难得。
——正在睡梦中的刘德华,忽然在收音机听到一句,是朋友便上来电台吧刘德华,而且还是他一班好朋友所说,华仔虽是疲倦,但仍要以最快速度整装出发,因为时间实在不多了,结果他还能及时上到电台与朋友及听众交谈,虽然他装扮十分普通,但从中可见他是十分重友情的。[/cp]